站内搜索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关于我们 |
用户登录
 
 
当前位置 >> 网站首页 >> 历史资讯
新闻动态
推荐文章
历史资讯
陆羽:醉在茶杯里的羽毛
发布时间:2019-05-05 

孤儿季疵

唐开元二十一年的一天,复州竟陵(今湖北天门)龙盖寺住持智积禅师在水滨拾得一弃婴,婴儿脸上布满疮疤疵斑,相貌奇丑。由于寺中不便收养幼婴,智积将婴儿托付于龙盖山下开私塾的李先生。李先生有女名季兰,又见婴儿脸上有疵斑,便将其唤为季疵。从此,弃婴在这个世间有了一个非正式且略带轻辱意味的小名。季疵8岁时,李先生因思念故土而举家迁返湖州,再次失养的季疵回到智积禅师身边,做了一名扫地提水、烧火烹茶的小和尚。

彼时,饮茶习惯已在南方各地流行开来,尤其是在钟鼎玉食之家以及道观禅院之中,饮茶已成为雅风。高僧坐禅,夜间是不食不睡的。过午不食的僧人要抵抗饥疲昏聩,于朦胧睡意间求得清醒禅意,就得依靠一盏清茶提神。为了提高茶水质量,寺庙多备茶叶茶具,高僧亦多习茶技,而智积禅师作为唐代名僧,茶技亦如其佛法一般高妙。作为禅师身边的侍茶僧,季疵于汲水烧火间耳濡目染,慢慢学会了佛家茶技。

和尚庙里造反

侍茶间隙,智积禅师也教季疵读经识字。禅师惊讶地发现,这个丑陋的小和尚竟然聪慧无比且悟性奇佳,一教便可成诵,一诵便可熟背如流,且对佛家精义也颇有领悟。于是,智积决定栽培季疵。季疵如果真像一般小和尚那样,从此敲木鱼、对青灯、诵黄卷,晨钟暮鼓,终老一生,那么大千世界将多一名碌碌无为之僧,而少一位影响世界文明的大圣。但季疵对佛法大义丝毫不感兴趣,并颇有反感。一日,当禅师教其佛经时,他竟然反唇相讥:“我们这些穿僧衣剃光头当和尚的人,一辈子再不与兄弟往来,不能结婚,也没有子孙后嗣。在那些讲究孝道的儒生眼中,我们能称得上是孝吗?我不愿意学佛经,我想读儒家经典,请师父成全。”智积听了心中一动,说:“你的看法很好,但你只知道儒家以孝为大,却不知佛家有更大的西方极乐世界。为师还是希望你学佛!”从这次学儒与学佛的冲突开始,师徒二人的对立日渐升级,渐渐发展到师父以佛理相逼、弟子以儒经相抗的地步。这岂不是要在和尚庙里造反吗?

于是,藐视佛祖的季疵便从侍茶的岗位上被换下来,安排到寺里保洁员的位置上,整日挥舞扫帚打扫厕所。寺里盖房子垒墙的时候,季疵就被调去和稀泥,他脱了僧鞋僧袜,赤脚跳进泥水中一通猛踩,和好泥后,又被安排去提泥灰抹墙,抹完墙后又提瓦上房。禅师的本意是希望以这些脏活苦活惩戒一下季疵,让他回心转意乖乖学佛,但季疵好像浑不在意。于是禅师加大惩罚力度,将寺庙属地的30头耕牛一并交给他放牧。作为一个牧童,季疵对牛群的饥饱毫不关心,他在意的是随时随地向过路人问字求学,问到一个字就用竹枝在牛背上反复写画。然而,连这样在野外问字求学也不被允许,智积禅师马上把他叫回寺里,牛也不让他放了。夜里,12岁的季疵一怒之下卷起行囊,带着一身鞭痕翻出寺院高墙,如一滴露水融入群山……

超然飞升之羽

季疵再次出现在人们的眼中时,已经是一个江湖戏班的著名丑角儿了。虽然相貌奇丑又口吃,但他聪明伶俐,善于表演和歌唱,很快成为戏班里的顶梁柱。此时,他已不再使用季疵这个名字,而是用了一个从《易经》卦辞中得来的、有超然飞升之意的大名——陆羽。唐天宝五年,在一次表演中,陆羽因演技高超受到地方官、诗人李齐物的接见。回答李的问询时,陆羽引经据典,出语不凡。这让李齐物大吃一惊,大有伯乐发现千里马的狂喜。于是他将陆羽拉到身边,亲赠自己新刻的诗集以示亲密。这一赠不要紧,陆羽在当地顿时就出名了。他很快就离开了戏班子,拿着李齐物的推荐信,投奔火门山邹老夫子的门下读书去了。数年后,当19岁的陆羽走下火门山时,他已经是诗名远播的青年才子了。但这时“安史之乱”爆发了。陆羽只好随着过江避乱的人群来到了南方,而南方恰恰是他找到生命真义的福地。

《茶经》的精妙

陆羽扬名于后世,完全是由于一部七千余字的《茶经》。这七千字,每一个字都凝聚了陆羽的心血。《茶经》问世之前,在遥远的欧洲,在更遥远的非洲,人们还没有从日常物质生活之中解脱出来,还远未找到一种在唇齿之间涵养心灵的纯粹的精神生活方式。《茶经》问世之后,饮茶才从人们的口腹唇齿之欲上升为一种文化生活方式,成为一种影响世界文明的精神之道。

为了写出《茶经》这部奇书,陆羽遍访江南名山大川,观察茶叶的生长,研究茶叶的采制与收藏,学习煮茶的各种技艺,观摩比较茶具的品种优劣,品评鉴定各种烹茶之水的不同,进而与各路专业茶人交流茶道,慢慢地积累形成了自己关于茶的绝学。陆羽的茶道有多么精妙,从其“品水”的故事中可见一斑。俗话说“茶三水四”,茶是水的精魂,水是茶的宇宙,若无好水,必无好茶。话说这一日,湖州刺史李季卿在扬子江畔偶遇考察茶事的陆羽,于是相邀一起品茗。李季卿说:“陆羽啊,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,知道你是天下闻名的茶道高人,扬子江附近的南泠水也是天下最好的煮茶之水,我们何不汲水烹茶,风雅一番?”于是命手下士卒立即驾船去南泠汲水。不多时,水打回来了,陆羽用勺子舀起一勺,举到空中又倒回水桶里,放下勺子对李季卿说:“这水是扬子江的水,而不是南泠水啊!”李大人正惊愕不已时,取水的士卒争辩说:“我奉大人之命驾舟深入,跑了这么远的路,取回的怎么可能不是南泠水呢?你怎么能凭空诬陷我啊!”陆羽默然不语,只是提取水桶,将桶中的水倒入烹茶用的茶盆中,快倒完一半的时候,陆羽突然停住了,扭头对取水的士卒说:“你看,水到了这儿才是南泠水,前半截儿都是扬子江的水啊!”士卒大惊,连忙跪倒在地说:“先生真神人也!小人其实真的取回了整桶的南泠水,但在返回途中,江上浪大,船只颠簸,桶里的水洒了一半。我见水太少,怕大人训斥,故以江中净水添满了水桶,但还是没有逃过先生的法眼啊!”一眼便能看穿水质异同,陆羽如何会有这样神奇的眼光?据陆羽同代人张又新在《煎茶水记》中所载,陆羽在长江中下游和淮河流域各地,通过细致地考察和品评,积累了丰富的品泉鉴水的经验,将江、河、井、泉、雪水分成了详细的二十个品级,并专门写了一篇论文《水品》。喝茶喝到这个份儿上,真的是成仙入圣了。


全部评论(0)
           
0/140
验证码:   
 
友情链接: 中国老年大学协会 | 山东老年大学 | 山东省委老干部局 | 山东老年大学协会 | 湖北省老年大学
常用链接: 微信吧 | 百度 | 网易
      唐山市老年大学 | 济南老年人大学 | 吉林省老年大学 | 芜湖老年大学 | 更多>>
      新浪 | 舜网 | 更多>>
 老年教育杂志社 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马鞍山路11号 电话:0531-82906425 邮箱:zglnjy@sina.com 备案号:鲁ICP备09016737号-4
  技术支持: 山东协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